主页 > 热透新闻 > 身热汗出、咳喘咯痰、口渴苔黄,这是肺热壅盛,可用这个良方_健
身热汗出、咳喘咯痰、口渴苔黄,这是肺热壅盛,可用这个良方_健

《黄帝内经》指出,“天食人以五气,地食人以五味”,但万事有度,过度则会害人,五气、五味过度可伤人致病,六淫邪气就是从中衍生而来的。以阴阳总纲简单划分天之六淫邪气,阳邪性质的就有风、火、燥、暑,我们常说的温病其致病因素就为这些单纯阳热性质的病邪。

它们所致疾病主要以人体卫、气、营、血的功能障碍和营养物质的损害为病理基础,病程中卫气营血传变的规律比较明显,所以温病辨证多采用温病大家叶天士所开创的“卫气营血辨证”法,来判断病情深浅轻重、分析疾病发展态势、指导临床治疗。

我们如何分辨疾病到卫气营血当中的哪个层次了呢?一般来讲,卫分证的辨证要点有发热、微恶风寒的症状,舌质边尖红赤、苔薄白,脉象浮数;气分证则见发热而不伴恶寒,口渴,舌苔黄;营分证可见身热夜甚、心烦不寐、是有谵语,舌质红绛;血分证则见斑疹密布、出血症状,或有神志异常的症状,舌质深绛,比红绛更深更暗。邪气在不同的病位对身体造成的影响是一样,所以治疗就应当有所不同因证制宜。

另外,还需要注意的是,卫气营血不是完全割裂开的,有时可卫气同病,有时气营同病,有时卫气未解邪已入营,有时营血两燔,邪气是动态的,邪正相争也是动态变化的,要分清楚病机层次是不容易的,所以用药更加需要谨慎。

都到了这个地步,不如一起来做做题?

假如有位发热的患者坐在你面前,他还出汗、口渴,咳喘咯痰,痰黄稠或痰中带血丝,甚至有呼吸急促鼻翼扇动、胸痛的症状,其舌质红、苔黄、脉数,这位患者是处于哪一阶段呢?根据我们上文提到的卫气营血辨证要点,相信你一定能推断出这位患者目前正处于气分阶段。除了能解读出邪热在气分,我们还可以从患者呼吸系统症状分辨出当前这个阶段的病机是邪热壅肺。

肺热壅盛,层次在气,何以有这些症状呢?原来肺热蒸腾,腠理难闭,热逼津出,如同沸水溢出容器,就有身热、汗出的症状;里热迫津外出,还煎灼津液,所以体内津少而口渴欲饮、痰液粘稠;邪热壅肺还会使肺的气机宣降失常,于是便有咳喘,甚至气急鼻扇;肺气不得宣降而郁闭,不通则痛,所以可见胸闷胸痛之症。至于痰中带血丝,则因为邪热可灼伤脉络,血溢脉外,这也说明邪热之盛有入于更深的营血分的危险,所以要尽快处理,“截断”邪热的势头。

这种关键时刻,该用什么方药才能获效呢?别怕,医圣张仲景的经典名方可解燃眉之急!它就是麻杏石甘汤!这个良方是张仲景载于《伤寒论》中,为治疗肺热之“汗出而喘”所设,专清肺热,十分符合肺热壅盛于气分的情况。

医圣张仲景的六经辨证和温病卫气营血辨证,其实在某些时候是可以结合起来使用的,能帮助我们把病机理解得越清晰细致就越方便我们的下一步治疗,所以不用执着于经方、时方或者门派。像麻杏石甘汤就没有门派之别,源于仲景,造福于华夏大地。

全方由麻黄三钱、杏仁三钱、石膏三钱、炙甘草二钱等中药组成。全方以麻黄辛温之性开玄散邪,还有宣肺平喘的作用;杏仁可宣肺止咳,与麻黄相配伍专攻宣肺定喘;石膏辛寒,清泄里热,麻、石相配,一为制约麻黄的辛温之性不使其太过而助邪,二为加强清透肺中郁热之功;炙甘草顾护脾胃以资营卫,调和诸药。四药合用共奏清宣肺热的功效。

不过大家可以看到,这个方没有可以化痰的中药,在咳嗽痰黄稠明显时还是需要去处理已生的病理产物,所以临证运用时,可酌加瓜蒌、浙贝母、鱼腥草来清肺化痰;若是痰量多,还有气急的情况,还可以加葶苈子、桑白皮来降气化痰;假如痰中带血丝,可以根据热势少量加白茅根、侧柏叶等凉血之药,毕竟邪热还未至营血分,凉血药类量大有冰遏邪伏的嫌疑。若是胸痛明显,可以加郁金、桃仁等理气通络,缓解不适。经方的好,用对了才是真的好,一定要因人、因证来灵活加减,把握辨证的灵魂、包容的思维,才会不让我们成为拥有祖先宝贵财富而不会用的“守财奴”。

参考文献:

[1]林培政,谷晓红.温病学[M].北京:中国中医药出版社,2012.7:82-83

【本文由“金兰中医学社”新媒体独家出品,图片来源于网络。作者徐长青,未经授权,请勿转载、复制】